在那次Vigan(美岸)之旅前不到一個月,我剛完成了一部原書有六百頁的普世基督教歷史書籍的翻譯,這書是學術文集,十三位作者,各有文筆風格,我在2012年4月譯完的,中譯出版社慢得實在過分,2016年2月中譯才出來,ISBN 978-962-294-099-4。很不幸地全書結果有起碼四十處是我本來對而現在書出版了便是(低級)錯的,這當然不算「靠近尼羅河」還是「在尼羅河邊」等情況了,書的封面只顯示譯者名字,編輯們就是藏頭露尾,自己專科水平不及譯者,又不肯把最後定稿給譯者看一次以雙方肯定OK。我自行把所有這些情況整理出來,編輯完全無緣無故的把我弄成連國民政府始於什麼時候都徹底無知,見到我發出的錯誤展列後,中國神學研究院圖書館同意了我,其他神學院圖書館起碼包括台灣浸信會神學院圖書館建道神學院圖書館,把那些book errors黏附於書的館藏本內,還有香港理工大學圖書館

僵持了快一年半,出版社終於在自己網站上提供勘誤表供下載(http://www.cclc.org.hk/news_details.php?id=231),請所有書在手中人士注意。

Adrian_Hastings____India印度Adrian_Hastings____Latin_America_Final拉丁美洲,其中兩章我本來的譯文,沒有現存中文同課題專文。

這書給歸到「基督教神學教育叢書」系列,是第九冊,隔了快三十年,叢書才有第八冊,然後我這本,快兩代人後才再有譯著的,出版社的差劣表現,使人浩歎視新一代神學生為草芥。

 

題外話了,在近代西歐的部分,編輯把一個點球踢飛了,我曾作譯按指"survival of the fittest"譯作「適者生存」該是錯譯,難道不該是「最適者生存」嗎?為什麼大家不可以想想嚴復是否誤導了中國人超過一個世紀?

 

另一本替那出版社翻譯的書2014年7月出版了,主題是關於聖禮的,中文書http://www.cclc.org.hk/details.php?id=945,書名《聖禮導讀》,沒有任何如上面那一本報書的混帳情況。中譯出版社沒有提供任何預覽,書中聖餐的部分作者請讀者自聖餐詩歌進深思索這禮儀,過半詩歌沒既有中譯 (包括一首查理‧衛斯理的),我作了中譯,這裡是其中四首。my_hymns

我也向大家提供書的TOC目錄、preface__intro 前言、導論與第一章,chapter_1。

front_cover

歡迎在地球任何地方的你/妳/您跟我聯繫,有機會合作更可愛,出版社沒有在跟我簽了的合同中表示擁有譯文的任何簡體中文版權,我的名字是李子揚,請使用這郵址 -- tylech?@?netcourrier.com(自行刪去問號)。歡迎訪問我的LinkedIn profile (https://www.linkedin.com/in/lee-ziyang-296123107/)。

 

在以上那本書的翻譯後不久,做了普世教會協會 (WCC) 2013年釜山大會文獻翻譯,書在2014年10月出版,六份文件中四份是我譯的,書的封面如下。

_____2

這書全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導,是非賣品,書店完全找不到,協進會的人頭腦絕對有問題,書只能要求郵寄或親自到協進會辦公室取,(香港以外的華人教會不用關心教會合一嗎?) 網站上完全沒有公開這些教會合一重要翻譯文獻,香港的神學院圖書館都沒有這書,WCC大會七年才一次,文獻仍具有高度時效性。這裡放上兩份較短的社關性強的文獻,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真是不知所謂。 I). Economy_of_Justice__Life_and_Peace 對萬有的生命經濟、公義與和平; II). Theological_Perspectives_on_Diakonia廿一世紀服侍的神學視點

 

其實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我替一位台灣女士做了一本衣索匹亞深度旅遊書籍的翻譯,過了數月後才知悉人家原來於我交上聖地拉利貝拉的譯稿後很快便放到公司關於該國的部落格上了(http://www.travelers.tw/blog/3/2623, http://www.travelers.tw/blog/3/2630),真是汗顏。歡迎多關注她帶給大家的衣索匹亞。

 

此外2016年2月起我開始替一些台大的相識做論文及研究經費申請的中譯英和英文編修,內容跟IT、統計、數學模型、佛學有關,有些已投稿競逐國際學術會議發表機會,最近所英譯的一份論文是計劃投稿Journal of Power Sources (Elsevier)的,期刊impact factor 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