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由於編寫時用了經典的IE6,所以圖像的妥當呈現遷就了老夫人。) 

        要出行的心思意念又來了,自從不很久以前去過檳城後,對東南亞世遺地點的興趣變得更實在,可能年齡長了,在人口太稠密的城市裡又沒有空間讓人專心學習對自己是新的字母的外語,1997年時去過菲律賓,近十年已經差不多對這國家擱置一旁了,然而隨手翻閱當時買的指南,意識到北菲律賓有一個世遺小城Vigan,開始再探索這國家。

        可能現在東亞國家中沒有像菲律賓般給旅遊者打入冷宮了,自己開始準備時的心態也猶如規劃進入敵陣,不過個人而言主要是因為當年對馬尼拉交通狀況的記憶太負面,而不幸地現在香港沒有飛機前往靠近Vigan的魯沃(Laoag),避不開馬尼拉,只是菲律賓雖然在國際新聞上確是負多於正,網上關於Vigan的資料畢竟在量和質上都頗有幫助,菲律賓人自己的網頁也挺有用,住宿選擇蠻一目了然,可能最使人感到可親的是市政府的網站,既有全城(鎮)街道景點的超大地圖,還有市長、副市長與全體市議員的大頭相,市長與副市長女士的玉照既大也讓人好記,風格果然與使用軟件、設計形式與內容區塊分不出東南西北的中國地方政府網站大異其趣,網上再找了一些實在的菲律賓長途巴士資訊後,決定要試一試。

         Vigan住宿地點在網上頗是清晰顯明,挑了自己有網站,簡單中見心思顯美感的十九世紀府第賓館聯絡,人家很快回覆,對自己有所擔憂的馬尼拉來Vigan交通給了放心又有用的指示,提示了離開馬尼拉機場後如何最快能搭乘北上的長途客車,老府第賓館只有四個房間另加兩個多層床式大間,在網上看了房間照片後,挑了最便宜的小房,各房的睡床看似有貴族古風。

         去買機票了,逕去香港那個已超過四分一世紀是菲律賓人「專屬」的商場,找一間憑直覺選上的一桌大的訂機票為主的旅行社,等候時很自然地跟也在訂機票的一位菲傭聊了馬尼拉的糟糕交通,菲律賓人很願意談這個,她說到僱主因為教會事務也不時要去菲律賓,每次回來都訴說馬尼拉交通糟,那位僱主竟然是我本科畢業的大學那學系現在的系主任!小旅行社掛上耶穌聖心聖畫,完全不可能歸因於或然率的相逢發生了!香港有廿萬菲傭!這次菲律賓之行,始於不可思議的重遇。

         網上兩岸旅遊者關於Vigan的博文有一些,見到正面經歷,然而對Vigan沒有一致的中文稱呼,實際到了Vigan後,因為見到一所名叫「美岸中華基督福音教會」的華人教會,所以本文從這裡開始,便以「美岸」稱呼這菲律賓世遺小城,此外因為菲律賓由於各種理由已不是熱門旅遊地(香港更是避開她),我將不僅記述美岸,亦包括別的一些對菲律賓和菲律賓人的較廣的內容。

 

          馬尼拉機場之細小,好處是一下機便是入境檢查了,機場的入境檢查官近乎全女班,後來出境時的也有女無男;相較亞洲其他有所重要性的飛機場離開所服務的主要城市日益遠在天邊,馬尼拉機場仍如昔日香港的啟德機場般在城區裡,然而這不等於使用者便會方便……

          菲律賓人對如何離開機場毫無善法,人們意識中唯一的方法便是打的,結果機場的士開天殺價不僅制度化,還掛出了往馬尼拉何處要宰多少的明碼實搶,司機帶著很好心的語氣跟從香港回國的菲傭說坐他的車安全,當然安全要有相配的代價,幸好先前在網上做了一些了解(馬尼拉機場網站連線速度奇慢),知道了國際航班的第一和第二航「廈」有穿梭交通工具往主要是國內航線的第三航廈,然後那裡有機場唯一的聯外巴士往EDSA-Taft輕軌站,怎麼坐這些車機場差不多沒有指示,只能藉問穿制服的職員才知道,航廈間的交通工具只是一部Van,到了第三航廈本來有意投降乘出租車了,怎料說出去往北呂宋的PARTAS長途客車站,竟被要價330披索!在第三航廈外再問二位保安員,終於知道怎樣排隊乘坐往EDSA-Taft的巴士,從機場到達PARTAS長途客車站我結果只用了40披索,HK$1=5.35披索,後來回到香港,在教會中工作的菲律賓人說我very brave,PARTAS長途客車是美岸的古宅旅舍建議乘坐的。

         那巴士停在EDSA-Taft一所麥當勞旁的暗黑小巷,從第三航廈到那裡和下車後,真的可以概歎外面的人是否前生做了孽,今生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中,萬幸現在網上地圖把馬尼拉大街小巷也收錄進了,出發前知道了下了巴士後沿EDSA前行,在下一路口右轉便可到達各長途客車站,在人口澎漲全失控的第三世界城市化中切身體會行走一個block,路口有一位身旁有電單車的交通警察,向他問路查證,回答確實清晰,也許他歡喜有機會做一件有實效的事情,再要走約六分鐘,不忍看右邊高架橋下好些人影,還要穿過不住拉客的三輪車和的士。

         見到PARTAS了!從心裡抽了涼氣,菲律賓是各長途客車公司自己有一個地方,雖然也是叫terminal,但不過是停車場加售票處和候車區的大棚子,再加上一點兒賣飲食的小店,然而保安員和售票者指示非常清晰,離開機場後總算經過一點第三世界沖刷,PARTAS的候車區的電視播放著1960年代的占士邦電影,吃了三個donuts,無論如何不可能踏出長途客車站去找吃,棚子內總是人可以停留的,也認識了廁所的菲律賓式英語說法 —— Comfort Room。

         往美岸的夜車要八小時以上,大客車艱苦地轉到外面了,掙扎到了那路口,那位交通警察仍在那裡,以前沒有類似的同情警察的感受。美岸距離馬尼拉是剛超過四百公里,菲律賓的長途客車其本上是沿途各鎮的聯外命脈,各城各鎮均停,並且兼是某種貨車,行李箱中滿是寄送各鎮的小件貨物,也好,橫豎是次出行到美岸就是要到小地方呆一下,車上可以一人佔兩座,睡一陣醒一會的,上半夜車停時有小販拿飲食上車賣,人生路不熟坐完飛機後又真的開始感到餓和口渴,出外總要被宰一次的,不過整晚能聽到司機選播的柔和的英文和菲律賓語的歌曲,音量安舒,悅樂旅人,睡一陣醒一點,整晚都不大覺得什麼歌曲被多次重覆播放,後來坐過較舊的Van的私人車,司機自己沒扣安全帶,偶然摸一下十字架,操作車內mp3播什麼歌曲靈活有品味。

         最後只有我一人在美岸總站下車,上午四時多,外面的漆黑使住在充滿光污染的大都市中者再能體驗自然和正常,把頭枕在跟馬尼拉的車站一個樣子的長椅上待天亮,剛進入較實在的休息時,天便亮了,全亮了,看到一些二、三層的公共建築,背起自己的包,根據先前網上看到的地圖的記憶去找預訂了的Villa Angela,已有三輪車在跑了,只是心想在美岸這全轄區人口五、六萬的小城,執意要步行。

 

        城太小了,很快便轉到了「解放路」(Liberation),見到了外牆潔白朝街那面有數個鳴鐘的教堂Simbaan a Bassit,在南中國海東邊的北呂宋古城美岸和所屬的伊羅哥斯(Ilocos)地區沿岸的教堂,似多有像不肯去觀音院般的歷史故事,記載著有聖母像從沉船漂流到某地,人們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搬動上了岸的聖母像,遂明白了是聖母的意思大家要在那地點蓋新聖堂。

        很快便到了河上,星期日大清早五時多的陽光帶著新一天的鮮活能量,美岸也可算有自己的母親河Mestizo,字在西班牙語的意思是混血族群。

 Mestizo River 清晨河岸

          過了河再走小小一陣子,便已全是農田,回頭後很快在解放路和美岸名片的禁行機動車輛的老街Crisologo的相接處的牆上發現了先前在市政府網站上看到的美麗大地圖,Villa Angela當然近得很,美岸把本市地圖直接弄到最主要景區路口牆上,應該可以少印刷一些紙本地圖吧,算是環保,像美岸般小的城鎮是有些方便的。

Vigan-City-Map-with-legends

             然而還是先走過頭了,兩旁不少地道風格的老房子,可是門牌號碼都過了,轉回後才發覺Villa Angela門牌很小,大閘顯出歲月,佔地挺大但是面向街道那邊很低調,時間是快上午六時。

             大閘上午六時打開,給領進去了,大戶人家進屋的車道不一定是畢直壯觀準備賓士轎車進出的,Villa Angela進門後的車道是右邊好幾個鮮花掩影的可室外進餐的台子,還有一輛小馬車,再走近些才開始感受到貴氣。flowery gazebo

              進門後上樓梯,二樓進門是飯廳,餐椅和長長的木餐桌亮滑的,飯廳的櫃子內玻璃後面精緻的餐具典雅地待著(雖然住客用早餐時是看而不是用這些餐具),昔日的麗質以晨光從打開的木格子窗戶斜射進來採光,天花很高,上有數把堅實的木質電風扇,一張Tom Cruise的電影在菲律賓拍攝時年青的他跟Villa Angela太夫人合照的相片掛著,這位名星當時便是住在這裡,不過現代貴人的照片好像只有他一人的,但是牆上挺多宅第家族廿世紀初的家庭照片,包括一些結婚場景的,他/她們的長相挺有華人感,Villa Angela中一些老儲物箱子上面有五爪龍雕飾。

             讓我進來的那位女士經理告訴我那小房可以用,房間的確是小,不知是否以前的傭人住的,進房後只覺是另一個時空,床是在五星級連鎖酒店沒機會睡的雕花式樣Cuarto Pequeño small bed,可惜我不會用蚊帳,還是晚上 睡覺時要用那部LG冷氣機,Cuarto Pequeño large bed老衣櫃櫃門內壁還黏著這裡某位太太小姐1926年時的教會參與的文件Ipaneknekmi,小房外面是頗大的圓形聖家木雕,聖家俯視著坡度蠻大的木樓梯,樓梯旁的牆上有更多老照片,下去後是石板地,在Villa Angela的四日三夜好些時候聽見鋼琴聲從地下傳上來。

              飯廳進去才是客廳,可能以前大家族招待的客人中,有些只是夠資格來吃飯,客廳中有其他聖人與耶穌雕刻,Jesus, Sagrada Familia耶穌面容木雕見中式風格有些有中式藝術風格,客廳中央的大圓桌子上有用白色很薄的貝殼(capiz)做的花,客廳近窗戶那邊好些傳統搖椅,不外出時坐在上面放鬆地閱讀一下,這樣才對得起作者吧,亦有老鋼琴與豎琴互伴,只是豎琴已經絃斷了,還有長度落地的銀邊大鏡子,出外旅行中這好像是首次住宿之處成了首個參觀景點,進入飯廳前在最外面的是老廚房,從天花吊下來的老廚房掛物架也別緻,舊廚房天花實用吊飾Villa Angela的家具中一件金屬的或現代人工合成材料的也沒有,地板自然全是長條木的有些反光的,感到如果用閃光燈拍得太多,在這樣的空間中有些粗暴了。

             挑對了住宿的地方,是以在小小古城慵懶放鬆為目的之出行的關鍵,美岸畢竟緯度是較三亞低一些,可以上午去了一些景點後,回Villa Angela洗個澡,休息一陣子(不必在小房),給小房用的小衛生間要穿過舊廚房,旁邊卻有隔壁房間外的露台outside Cuarto de los Hijos,下午四時左右再出去,是棒極的調息siesta,不要抱著每個所謂的景點全部打勾算是去過的心態。

 

 

 

             到美岸的第一天剛好是一週長的fiesta的最後一天,fiesta在星期日進入高潮,安排飛機票時還不知道fiesta的,第一波遊了Villa Angela後,出門一轉便是Crisologo街了,店家準備開門,這樣旅程從舟車勞頓而老影片華宅安頓,認識古城然後再siesta,接下來迎接fiesta全城全民(的確是「全」,不過總人數是不會使大城市的廣告商心跳)的激情躍動,星期一時光停頓了的世遺謐靜便回來了,好個有起有落。

 準備嘉年華高潮日Viva Vigan Binatbatan

 

 

 

 

 

 

 

下午四時後看了舞蹈隊繞著Crisologo與鄰街演出,fiesta下的菲律賓果然活力激蕩。

01

1315

best team 04

best team 06

 

0821

 best team 07 

           美岸其實確是一個小得可以的地方,城區縱橫均約有一打街道,除了PARTAS長途車站週邊外,都是電單車跟三輪車才能兩向行走的,還有小馬車kalesa,Crisologo古街因為禁行機動車輛,所以日間都是一匹馬兒拉的小馬車來去,馬蹄踏在石板路面上是另一時空的交通之音。只是馬兒都是要被蓋住眼睛,人類才可以專心讓牠們拉車的,拉車的馬兒雌雄都有,美岸的聖保羅大教堂外的廣場邊緣便是「馬車站」,在那裡大家也看到了馬兒們是吃什麼的。

kalesa on Mena Crisologokalesa coming

 Cafe Leona 對面馬車休息處

 少年餵馬            到菲律賓旅行千萬要包括一個星期日,最好一安頓便是星期日早上大教堂彌撒即將開始時,如果從教堂內宗教藝術可觀度而言,菲律賓的教堂自是跟歐洲基督教老家的望塵莫及,不過主日晨早美岸聖保羅大教堂那種熙來攘往,在熱帶烈日與雨水下植物在教堂與鐘樓磚石間生長的斑駁的菲律實聖堂,仍茁壯著在歐洲似已是煙消雲散了的人民的靈性生活。

Cathedral, bell tower and their square

          菲律賓一個廣泛的教堂建築特色是主堂緩緩斜下,呈寬廣而非高聳的感覺,此外便是鐘樓跟主堂有些距離,兩者有樣式的成雙成對,教堂建築在菲律賓有抵禦地震的本色化適應。菲律賓的人文性世遺有趣地朝呂宋西北集中,美岸在兩所地震巴洛克式世遺教堂中間,抱威(Paoay)在北,聖達瑪利亞(Santa Maria)在南,看照片應該抱威的更壯觀,但是因為那裡離開公路巴士停車點不太近,在是次旅程要放鬆慵懶的大前題下,便只去了聖達瑪利亞。

          從美岸往聖達瑪利亞的公路巴士車程剛好一小時之下,好些路段一下去便是南中國海了,剛離開美岸見到兩座橋樑架在河流的峽谷南中國海入海口,可惜那裡沒有車站;菲律賓長途客車的車掌是車內的主角,首先管好每件小貨物要送那裡,到了送達地從行李箱中提出來交收,當然還要賣票收錢,先問每一乘客去哪裡記下來,然後坐下開票,票都開好後逐一給乘客標示哩程和票價的票,給了票後再回頭才一一收錢,人多時還根據誰先下等各種考量安排座位。

            入選世遺的標準中,特色重於漂亮華麗,難以預計在聖達瑪利亞這麼小的鎮有這樣大的教堂,正門入口後祭壇是好個遠處的目標,但是教堂外面基本上只見一根根粗大實心支柱Santa Maria Church full view 01,毫無雕飾,然而歷盡數世紀地震與戰事屹立百年如一日,主堂與鐘樓千色盡去,只剩最實在的磚砌,也許因把信仰帶到菲律賓的西班牙神職均要從美洲橫渡太平洋而來,去國二萬里,有點歷史的教堂和鐘樓頗有天涯身影孤的感覺,主調是厚重凝神,

Santa Maria Church belltower

況且在一個教堂遍是的第三世界國家中,不但教堂不會有冷氣,鳥兒從窗戶自由飛進飛出唱著生來的歌,各教堂呈現物質上的自然老態也挺正常,譬如聖達瑪利亞教堂屋頂現在其實是磚紅色澤的鐵皮,鐘樓懾住旅行者使人神思感懷,聖達瑪利亞教堂的氣勢要從下面看的。

 grotto and Santa Maria church

 

  

 

world heritage church 00

 

 

Jesus, pigeon, hills

一張照片剛好照到鴿子飛向指著遠山的耶穌

          一位在教堂管事的門牙脫落了不少的叔叔打開鐘樓的門鎖領我上去,其實在危樓中上落也沒什麼,看到躺在小鎮東方的山嶺,欣賞清麗雅白花兒盛開中的雞蛋花樹,鐘樓項內壁是蝙蝠的家。bats inside belltower雞蛋花樹樹冠

 

 

 

   

 

 

           美岸街區剛好過了另一條河(Govantes)後一個名叫Bantay的區一座教堂也有顯現「歲月原生態」的鐘樓,一個西方成年男人能從鐘樓頂各鳴鐘下爬出去,鐘樓在東西地平線均可極目

bell tower, evening

 

黃昏入城交通

 墳地風水超一番

  

 

         香港的朋友們很多為逝世後葬地發愁,可能要考慮請家中的菲傭協助了,菲律賓這邊的社區墳地就在田野中,從Bantay回到美岸街區,夕陽在人後。

          美岸有「混血族群河」遊河,沒有嘗試過,河的景觀似是很安詳,河邊的芒果樹正是結果子的時節,小農家的雞隻四處走,顏色各異的芒果散落碩大果樹下,隨手可檢,果肉色澤濃艷;

Mestizo River charm 00

不覺到了使用純人力簡單傳統紡織機生產的農村作坊,現場可購桌布抹巾等出品,兩旁都是玉米田,作物早割的田中羊兒自由吃草。

loom weaver

 

 

 

 

        

 

          如果您旅行總是要達到打勾表示去了很多景點,美岸很多能會使您失望,景點的數量根本就少,聖保羅大教堂和Crisologo不可能不多次經過,如果您愛的是沉浸一種攪不清身在什麼時光的往昔氣氛,那麼美岸很好,後街 01    Mena Crisologo 01

 燈與雕花細部

Calle Crisologo children

美岸其實有樹蔭的街道頗少,但是鮮艷的花兒很好拍照,Crisologo很多店外有供人隨便坐的各式傳統木搖椅,與貨品融為一體,就坐著看看其他旅遊者吧,也許其實是居民,母女Villa Angela和其他老宅(有做了博物館的,展出的鄉村用品看起來跟台灣原住民的相似之處不少,如舂米的長棒和盛器)多有舊窗戶外見鮮花的半遮欲掩的小景。

城郊民宅鮮花    flowery tricycle terminal outside Vigan Public Market 01焰花

陽台花艷陽光熾

 

 

 

 

 

 

         要陶醉氣氛的話,挑大家族老華宅旅館住宿很重要。

          其實三輪機車130披索來回,便到了中度灰色沙也幼細的大海之濱了,沙灘似是走不到盡頭,背後村子小小的,如在他方,大沙灘上等著看南中國海日落,西面看不到陸地了,游泳出去要到越南或三亞才能上岸了,不用票的。美岸只有如1872年被西班牙人冤死的布爾哥斯(Burgos)神父家族(仗義不必屠狗輩)祖居等博物館兒收取20披索門票。

  Mindoro Beach 03

Sun setting into clouds

sunset gazebo

Sunset full

         那麼,該去菲律賓嗎?

         請先行記住菲律賓總體上還挺第三世界,想去的話,先行調整自己的需求。

         有趣的是菲律賓對她的鄰國的旅遊者們的某種異域感,像在美岸與聖達瑪利亞和其他伊羅哥斯地區小地方,原來西班牙的文化宗教等軟件,甚至傳統建設基礎(如聖保羅主教座堂跟鄰接的廣場),早已根植在「對面海」(南中國海),對天主教的認識程度高些,在菲律賓週遊體會可以更豐富,有教會生活經驗者跟菲律賓人的交流能深入些,菲律賓的精神面貌也許是頗深度的西化(前現代的),國家現況則較低度現代化。

         西班牙的遺風甚至在日常語言中仍在,Villa Angela的Angela的確是這大家族中受尊敬的女士,然而”ge”的g要唸得如h,還要從喉嚨深處一點發音,美岸的路牌上出現的是”Calle”,即西班牙語street,因此「解放路」便是”Calle Liberation”,殯葬業者是”La Funeraria”,菜餚名字裡西班牙語字詞更多了,形狀如足球場禁區外娥眉月的薄皮油炸大派,名叫empanada。

         其實住在華南和台灣者,如果要測試自己英語日常溝通能力,一個經濟快捷的方式便是去菲律賓一週左右,菲律賓人人都能說英語,幾天下來接連跟司機、保安員、小店東主、警察、商販、車站售票員、教堂人員、偶然一些中高檔場所職員說彼此能溝通交流的英語,包括如何禮貌圓滑處理心知搞竹竿者,自會明白生活中的「真英語」是什麼了,好像香港公共場所英語廣播中常充斥被動式語態和relative clauses的超長句子,是沒有語言生命力的;此外如果您有購買成藥的需要,其實可以考慮菲律賓,因為菲律賓在國際成藥智識產權佈局中屬於可以廣泛製造並售賣generic drugs的地區,於是每一公路巴士停靠點均有generic drugs藥房,當然不用擔心穿著白袍的藥房女士的英語水平,也當然地您應該知道我不是藥劑師吧

         一個保存了世遺氣質和一些世遺景觀的小城(鎮),如果您沒有去過,不大會有損失,然而去了停留三、四天,那段小時光是讓您記住的。在美岸想照相時,從來不用花精神避開大廣告牌與強光燈,所見到政府宣傳品既小也幾乎只跟世遺身份有關,平民化的餐廳七時半便準備打烊,Crisologo的店子八時都關了,全城連鎖快餐店共五家(沒有連鎖便利店),可以說”the MacDonald’s”,雖然大部份道路沒有人行道,來往的三輪車和電單車的車頭燈起碼不是強白光超刺眼的,不像那些時尚德國昂貴車子。Villa Angela離店時才付住宿費,還要去找經理女士來收那四千多塊披索;小城中的人安和自在,也讓旅行者安和自在,問他/她們什麼,回答時幾乎每句都稱呼”Sir”, 在聖達瑪利亞教堂下賣empanada的女士,朋友用廉價電腦播著福音老歌,她有感而發唱起來,一聽便只能歎息偶像派歌星和Hip-Hop對下一代的音樂力如何害多於利;公共場所全沒有濫放置的電視和收音機在吵著,大家都在小極了的街口店子喝瓶裝汽水,包括Villa Angela旁邊的,汽水在菲律實還大部份是瓶裝,不但比較環保(要喝要在小店買了後便喝,喝完瓶子便交回小店),喝的時候更能與當地人打開話匣子,最後一晚在美岸時,在Villa Angela旁那店一位衣著超隨便的退休老師一直興奮地跟我說話,在美岸,沒有現代都市的「璞」,生活是否應該較是這樣呢?

 

         現在菲律賓的人口已是東南亞第二,等於泰國和馬來西亞加起來,面積卻只跟馬來西亞相若,菲律賓人口較南韓和台灣加起來還要多,不用說小孩子多得很,一個欠缺高產值產業的國家…

a.)    走向PARTAS在馬尼拉的車站,在吵瘋擠極亂透的馬路的高架橋下,傳來小寶寶的哭聲,一個半點衣服也沒有的嬰兒就這樣坐於水泥地哭著,旁邊有女人;

b.)    翌日星期日,美岸聖保羅座堂彌撒還未開始時,一個小男孩爬上高大的耶穌釘十架聖像,瀾漫地撫著耶穌下面那位曾用自己頭髮拭耶穌腳的婦女的長髮;

c.)   這次出行到美岸剛好遇上菲律賓的學校假期,小孩子和老奶奶待在家中和小店,多虧菲律賓的汽水是瓶裝,小弟弟搬來他坐的小椅子讓我坐下喝汽水,這所小店的聖母小龕真溫暖。home shrine

 

        馬尼拉機場候機離菲時,菲律賓人出國者們全部認真看回收箱上標誌什麼東西該放那處才丟東西,是小孩子們一個希望之源嗎?

 

2012年六月一日成文